< img src="https://certify.alexametrics.com/atrk.gif?account=ZpdFw1Y1Mn20Io" style="display:none" height="1" width="1" alt="" /> 传统金融机构与数字货币交易所能跨界融合吗? - 赛博财经
当前位置:首页 > DeFi > 传统金融机构与数字货币交易所能跨界融合吗?

传统金融机构与数字货币交易所能跨界融合吗?

提起十二年前那场海啸般的次贷危机,仿佛一切还历历在目。起因是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以高达6130亿美元的巨额负债宣布破产。紧接着,次贷危机蔓延全球,与雷曼兄弟关系密切的星展银行也被波及,在被迫宣布不承认任何责任下同意和解计划,向已购买雷曼债券的2,160名合格投资者提供高达6.51亿港元的巨额赔偿,这才避免了被证监会进一步执法的下场。

相信从那时起,星展银行就已经把这次惨痛的教训永刻在心,并开始和“中本聪”一样尝试寻求其他出路了。如今,星展银行在酝酿了十年之久后终于选择“杀入”新兴金融科技行业。就在2020年12月10日,星展银行官方突然宣布与新加坡交易所(SGX)合作推出全方位数字交易平台,旨在为机构客户和合格投资者打造全面的数字资产代币化、交易和托管生态系统,打造包括加密货币等数字资产在内的资产代币化和二级市场交易,并为四种法定货币(新加坡元、美元、港币、日元)和四种最成熟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以太坊、比特币现金、瑞波币)提供相互兑换服务。

作为整个东南亚地区规模最大的商业银行,星展银行选择进入新兴金融科技行业绝非偶然。要知道星展银行背后最大股东其实是具有新加坡政府背景的主权基金巨头淡马锡控股,而淡马锡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布局已久,早在两年前就秘密启动了“实验舱”项目,旨在探索区块链行业投资机遇。不仅如此,淡马锡还在一年前与谷歌、黑石集团和罗斯柴尔德家族联手成立规模高达800亿美元的区块链基金;并于今年五月宣布加入Libra协会(现更名为Diem协会),之后与新加坡交易所旗下数字资产平台完成3亿美元数字债券发行。

随着星展银行将触角伸入到新兴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其他传统金融机构也不甘示弱:美国监管机构最近就放宽了对数字货币的约束,允许各种规模的全国性银行和联邦储蓄协会托管加密货币,包括美国银行(U.S. Bank)和PNC在内几家知名传统银行均表示有意向客户提供加密货币保管和其他服务;此外,中国建设银行也计划发行30亿美元的数字化证券,并支持使用比特币在数字货币交易所认购。

首先,从本次星展银行与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跨界融合不难看出,自从“中本聪”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创造了比特币,传统金融机构就已经意识到市场变化,并开始积极拥抱数字货币,如果再不做出改变的话,必将被时代前进的浪潮所吞没。想想在过去的12年时间里,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市值已经从0增加到5600亿美元了,而星展银行2015年总资产规模也就4580亿新元,约合3500亿美元,几乎与目前比特币市值相当。比特币如果仅仅是投机炒作的话,是不可能持续如此长时间的。 

我们发现,尽管星展银行已经入场,但其数字交易平台的局限性是不容忽视的,目前只能实现证券化代币发行、数字货币交易和数字托管三项服务,这意味着他们目前仅是一家解决用户法定货币入金需求的合规交易所,而对于用户其他更多数字货币交易需求暂时很难满足。按照星展集团首席执行官高博德(Piyush Gupta)的说法,星展银行数字货币交易目前并未打算开放给散户进场投资,仅提供给更了解资产属性的机构投资者和合格投资者,也就是说,星展银行并未对数字货币交易完全敞开大门,依然秉持着“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态度。

其次在数字货币交易方面,星展银行目前只提供四种法定货币和四种数字货币兑换服务,很难满足当今市场交易需求。但数字货币交易所在证券化代币发行方面却早已走在市场前端,如Bittrex和FTX就已经推出了可交易的证券化代币,用户可以随时通过美元、比特币或USDT购买包括阿里巴巴、辉瑞、苹果、特斯拉、标普 500 指数 ETF、Facebook、谷歌、Netflix、和亚马逊等全球知名企业的股票;此外,Coinbase于2018年就推出了专业托管服务Coinbase Custody,库币也与新加坡数字资产托管平台安托达成战略合作并获得全球最大私有保险经纪公司诺德保险承保。

当然,传统金融机构的局限性还在于暂时难以满足数字货币交易“多样性”和“创新性”需求。而加密货币交易的需求却十分多样化,有喜欢量化交易的用户会选择去Poloniex交易所;有合约交易需求的用户可能会选择BitMEX或OKEx这样的大型数字货币合约交易平台;而想要尝试山寨币交易的,也许会访问抹茶、库币等数字货币交易所;那些希望获得更好的加密货币现货交易体验的则会选择库币或币安这类主流币深度较好的交易平台,但传统金融机构却完全没有这些特色。

再次,由于受到到条条框框和官僚架构的影响,传统金融机构在“创新性”方面目前似乎也很难与数字货币交易所竞争。而区块链技术本身就是一项创新技术,如果在此基础上能结合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则会让许多数字货币交易所如虎添翼。比如,库币交易所最近就上线了基于人工智能的网格交易机器人APP内测活动,让AI推荐交易参数,只需选择交易对及确定投入资金量即可完成网格交易策略设置。除此之外,库币机器人还支持将资金自动从币币账户划转到机器人账户,交易结束后交易资金也会自动从机器人账户划转回币币账户,为了保证网格交易利润超过手续费,机器人还会结合大数据自动计算挂单数量范围供用户参考,帮助用户更好地制定最佳投资策略。

最后,由于入场时间较短,交易生态尚未完善,星展银行也意识到了数字货币生态建设不足这一问题。他们希望能通过与新加坡交易所合作,充分利用区块链技术、市场基础设施形成资金募集的生态系统,尽快促进全面整合生态系统这一转变的实现。相比之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交易生态已基本成形,可以为投资者提供多元化的投资工具、为交易者提供不同场景所需的交易工具。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看,数字货币交易所能够生存至今,说到底也是与金融机构直接或间接支持分不开的,他们之间始终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涉及到法定货币交易业务必定离不开银行服务,银行账户是数字货币交易所实现法定货币与数字货币兑换的重要桥梁,倘若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银行账户被关闭,那么买卖数字货币的交易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投资者和交易者最终也会选择离开市场。就像印度央行此前曾禁止银行支付系统提供数字货币服务之后,该国数字货币交易量便一落千丈,所以说只要运营一个支持法定货币和数字货币兑换的交易所,银行就是一个必要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传统金融机构的资产规模和用户数量都远超数字货币交易所,因此它的入场还会做大数字货币市场规模。在现阶段,虽然看起来数字货币交易所具有一定市场优势,但倘若真要与传统金融机构硬碰硬竞争显然还是有些“自不量力”。

我们确实也看到,现在许多数字货币交易所正在积极构建传统金融合作伙伴,如:Bittrex与纽约商业银行Signature Bank签署了合作协议,允许部分企业客户直接使用美元购买加密货币;库币与俄罗斯支付服务供应商PayMIR达成合作推出卢布入金服务,还获得了经纬创投和IDG资本两大传统风险投资巨头的鼎力支持;火币与俄罗斯国家开发银行Vnesheconombank合作推进建立国家背书的数字资产交易所;Coinone和Bithumb则与韩国农协银行是服务合作伙伴。

不得不说,本次星展银行推出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它代表了主流市场终于接受数字货币,因为只有当传统金融机构增量用户进入数字货币市场才意味着真正的繁荣到来,而这种商业格局演化现在已经开启,银行不再用传统思维做金融科技新业务,数字货币交易所同样不能固守常规,因为担心监管约束就逃避与合规金融机构合作。

尽管此后的竞争会越来越多,但毋庸置疑的是未来数字货币交易所与传统金融机构之间的边界感也会越来越模糊。不要害怕“边界”被打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或许能推动传统金融机构和数字货币交易所一起进入共生共赢的新状态,让行业跨向更高维度。星展银行和渣打银行这些老牌金融机构开始推出数字货币交易所就充分说明了彼此之间的边界感正在一步步弱化。有竞争才有机遇,谁能及时调整战略快速应对,谁就能掌控未来。


声明:本文为转发软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cache
Processed in 0.0237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