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s://certify.alexametrics.com/atrk.gif?account=ZpdFw1Y1Mn20Io" style="display:none" height="1" width="1" alt="" /> 解读Consensys论文:以太坊是否日益中心化? - 赛博财经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目比较 > 解读Consensys论文:以太坊是否日益中心化?

解读Consensys论文:以太坊是否日益中心化?

去中心化不仅是以太坊的核心承诺,也是其吸引力的主要来源。然而,随着以太坊的升级和发展,社区开始对其真正的去中心化程度提出疑问。


这种疑虑并非空穴来风,我们时常能够零散的看到一些从不同角度讨论「以太坊变得中心化」的帖子。


去中心化不仅关乎权力和控制的分散,还涉及到网络的抗审查性、安全性和透明度。因此,深入了解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对于投资者、开发者和普通用户都至关重要。


为了解答这些疑虑,小狐狸钱包母公司 Consensys 的研究员 Simon Brown 决定进行一项深入的研究,从更加理性、严谨和系统的方式着手,采用多种指标和模型上来进行学术分析,旨在揭示以太坊上的真实去中心化状态。


考虑到原论文较长且需要一定学术基础,深潮研究院对论文进行了解读和整理,帮助大家更好的理解其中的关键论点。


原论文《Measuring the Concentration of Control in Contemporary Ethereum》



一、方法论:如何测量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


去中心化是一个复杂的概念,涉及多个维度和角度。为了准确地衡量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这篇论文的撰写者,Simon Brown 采用了多种统计方法和指标,来进行综合测量。


首先,他引入了 Gini(基尼)指数,这是一个衡量不平等程度的统计度量,常见于贫富差距统计。


在这里,它被用来测量网络中资源或权力的分布。Gini 指数的值范围在 0 到 1 之间,其中 0 表示完全的平等,1 表示完全的不平等。例如,一个 Gini 指数值为 0.9 意味着网络中的资源或权力高度集中。



除了 Gini 指数,研究者们还考虑了: HHI(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指数:通常用于测量特定行业部门的竞争程度;


Shannon 指数:对测量数据中,分布的大小和分布中不同值的多样性都很敏感,因此能够突出 Gini 指数未捕获的分布之间的差异。


Atkinson 指数:基于社会福利方法,推断为实现一定程度的平等需要重新分配多少资源。


Jensen-Shannon Divergence:由于我们对于随时间变化的去中心化水平感兴趣,所以使用了该方法来测量两个概率分布之间的相似性或差异性(深潮注:通俗来说就是,在某个时间点的前后,以太坊的中心化程度是相似的,还是有极大差异的)。


Nakamoto(中本聪)系数:这是一个衡量系统中最大的 n 个实体所控制的资源或权力的度量。例如,如果前 5 个最大的实体控制了超过 50% 的资源,那么 Nakamoto 系数就是 5。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关于网络中主要实体的影响力的直观感受。


这些指标和模型的选择并非随意的。它们被精心挑选出来,以确保从不同的角度捕捉去中心化的各个方面。这种多角度的方法确保了结果的全面性和准确性,帮助研究者更好地理解以太坊去中心化的真实情况。


二、研究对象:选择哪些指标来表现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


为了深入研究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首先需要选择合适的数据和对象,它们应该能够代表以太坊网络的各个重要方面,并为去中心化提供有意义的度量标的。


随着以太坊向 POS 转变,以及 MEV 和账户抽象等新技术的出现,这篇论文将以太坊一个交易所涉及的各个环节和流程都纳入了考虑,并总结出了以下合适的指标来衡量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



基于原始 Nakamoto 系数:


按客户端区分的共识节点(Consensus nodes by client)


按国家区分的共识节点(Consensus nodes by country)


按客户端区分的执行节点(Execution nodes by client)


按国家区分的执行节点(Execution nodes by country)


原生资产分布程度(Distribution of native asset by amount)


由池/质押服务提供商质押的金额(Amount staked by pool / staking service provider)


与 PBS 相关的指标:


PBS 是指构建者和中继器提议的区块,它们在以太坊网络中起到关键作用。


由建设者提议的区块(Blocks proposed by builder)


由中继器提议的区块(Blocks proposed by relay)


与账户抽象相关的指标:


每个打包器的用户操作数量(Number of user operations per bundler)


每个部署者的钱包数量(Number of wallets per deployer)


其他指标:


调整为燃烧后的有效通货膨胀率(Effective inflation rate adjusted for burn)


质押的总供应量百分比(Percentage of total supply staked)


按相对 TVL 的第 2 层 rollups(Layer 2 rollups by relative TVL)


同时,不同的指标也被设定了不同的权重。



三、结果与解释: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如何?


研究者对以太坊进行了为期 90 天的观察,从 2023 年 5 月 23 日到 2023 年 8 月 23 日。总体的研究目标是,探索去中心化这一动态特质在以太坊内是如何随时间变化的,而不是一个始终保持平衡的静态特质。


A. 结果讨论


从下面的数据可以看出,当研究模型应用于相同的数据时,不同的指数会给出不同的结果。以基尼系数为例:


执行节点按国家区分:Gini 指数为 0.85


执行节点按客户端区分:Gini 指数为 0.74


共识节点按国家区分:Gini 指数为 0.79


共识节点按客户端区分:Gini 指数为 0.57


原生资产分布程度:Gini 指数为 0.91


由池/质押服务提供商质押的金额:Gini 指数为 0.76


由建设者提议的区块:Gini 指数为 0.78


由中继提议的区块:Gini 指数为 0.54


每个打包器的用户操作数量:Gini 指数为 0.13


每个部署者的钱包数量:Gini 指数为 0.03


按相对 TVL 的第 2 层 rollups:Gini 指数为 0.87


这些值的颜色编码是为了易于阅读,颜色越接近红色表示集中度越高,颜色越接近绿色表示去中心化程度越高。



可以很明显的看出,稳定币和质押池这两个指标上,以太坊的中心化程度非常高。这似乎也对应着现实中 USDC 和 USDT 的高份额,以及流动性质押赛道中 LDO 领先的局面。


B. 基于原始 Nakamoto(中本聪)系数子系统选择的结果


网络节点:当研究者们检查基于原始 Nakamoto 系数子系统选择的测量维度的数据时,他们首先将 Gini 指数应用于与网络节点相关的指标(深潮注:中本聪系数,是指衡量系统中最大的 n 个实体所控制的资源或权力的度量)。


从这些分析中,我们可以观察到「执行节点按国家区分」和「共识节点按国家区分」都维持了相对较高的 Gini 指数值,分别为 0.85 和 0.79。这意味着这些共识节点和执行节点在某些国家中高度集中。



C. 与 PBS 相关的指标


PBS 是指构建者和中继器提议的区块。数据显示,在数据集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 24 小时时间间隔之间,由单个建设者和中继所提议的块的数量,以及市场中的整体集中度都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这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太坊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在这段时间内是增加的。



D. 其他指标


当我们检查按 TVL 的 Rollups 时,我们观察到一个明显的集中化水平,其中 90 天平均 Gini 指数值为 0.87。这些值在观察底层数据时是有意义的,其中一个单独的 rollup(Arbitrum One)在所有 rollups 中占有 54.3% 的 TVL(从样本开始时的 64.5% 下降)。其次是 Optimism,其 TVL 为 25.9%。这意味着,尽管有多个 rollups 存在,但其中的两个 rollups 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E. 与账户抽象相关的指标


这部分的数据主要关注 ERC-4337 打包器的影响。数据显示:


User Operations by Bundler 的 90 天 Gini 指数范围为 0 到 1,中位数为 0.6,标准偏差为 0.36。


一个特定的 bundler 在 13 个活跃的 bundlers 中占有 76% 的市场份额。


这些数据表明账户抽象空间尚处于初级阶段,基础设施尚未看到显著的成熟或采纳。ERC-4337 打包器对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的影响相对有限,因此即使中心化程度中等也是可以接受的。


F. 主索引揭示整体中心化程度变高


主索引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高级指标,用于衡量整个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如何随时间变化(2023/05/23 -08/17)。


Gini 指数在所有度量维度上从 21% 降至 14%,而 HHI 指数从 7.5% 略微增加至 10%。


意义:


Gini 指数的降低意味着去中心化程度增加了,或者说集中度降低了。


HHI 指数的增加意味着集中度有所增加。


结论: 综合这两个指数,我们可以说,总体上,Ethereum 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在这段时间内是增加的。




四、总体结论与未来展望


经过深入的研究和数据分析,研究者得出了以下关于以太坊去中心化程度的结论:


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是动态的:与其说去中心化是一个始终保持平衡的静态特质,不如说它是一个随时间变化的动态特质。这意味着,随着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发展和变化,其去中心化程度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不同的测量维度显示不同的集中度:例如,执行节点和共识节点按国家和客户端的分类显示了不同的集中度。这强调了需要多种方法来衡量去中心化的重要性。


某些部分显示了高度的集中化:例如,按 TVL 的 Rollups 中,Arbitrum One 和 Optimism 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显示了明显的集中化。


需要持续的努力来维护去中心化:研究结果清楚地表明,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显示了控制的集中元素,这可能比社区所期望的要少得多。这意味着,为了维护一个健康的去中心化程度,需要持续的努力。


未来展望


随着以太坊生态系统的不断发展,其组成部分和整体基础设施也会发生变化。这意味着,为了确保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社区需要持续地监测和评估其去中心化程度,并采取必要的措施来确保其健康和稳定。


此外,随着新的技术和解决方案的出现,可能会有新的测量维度和方法加入到去中心化的评估中。这需要研究者们不断地更新和完善他们的模型,以确保其准确性和相关性。


总的来说,去中心化不仅是技术上的挑战,还是社区和生态系统的共同责任。只有通过持续的努力和合作,才能确保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和其长期的成功。

声明:本文为转发软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来源:转载。https://www.theblockbeats.info/news/46380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