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src="https://certify.alexametrics.com/atrk.gif?account=ZpdFw1Y1Mn20Io" style="display:none" height="1" width="1" alt="" /> 支持比特币的阿根廷新总统 能让阿根廷不再哭泣吗? - 赛博财经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 > 支持比特币的阿根廷新总统 能让阿根廷不再哭泣吗?

支持比特币的阿根廷新总统 能让阿根廷不再哭泣吗?

jinse_1700628433886549100_small

三年以前,很少有人能预料到,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无政府资本主义者(Anarcho-Capitalist)、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Austrian School economist)、电视评论员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将在三年后成为阿根廷总统。

经过二轮选举,哈维尔·米莱于2023年11月20日击败选举对手贝隆主义者阿根廷经济部长塞尔吉奥·马萨(Sergio Massa),成功赢得阿根廷总统选举。

Y78NnlMPXq4XgwGVduwHGffL2HtCPQP2AlG3z13C.

阿根廷第二轮总统选举结果 来源:彭博

米莱为何能当选?

要想理解米莱为何能够当选阿根廷总统,看一下阿根廷主权货币阿根廷比索在过去二十年间的汇率情况就知道了。目前官方汇率为350 比索兑1美元,但黑市汇率高达900 比索。

nVRThI5Ts8pLMh9oYjdbTA3XPBEwpuud23NrBUJI.

来源:Google Finance

再看看阿根廷自1960年以来的通胀率,阿根廷是一个极不正常的国家,其货币长期处于高度通胀中

4Fer2XovMw4lQKn8G75aGbSx49lX7tMvBwoYJbKR.jpeg

来源:The Case of Argentina

1990年之前的通胀常年在100%以上,其中1974年和1985年的通胀率突破1000%,1989年的通胀率更是达到20000%。1994年至2001年这几年因阿根廷比索挂钩美元通胀率一度低至个位数,2001年开始再度涨起来,2012年开始从20%的水平飙升,2019年通胀率已达到50%多。2023年最新数据显示,阿根廷比索的通胀率高达143%,并且还在增长中。

通过上面的数据,你或许就能直观感受到阿根廷是怎么成为唯一的“从发达国家跌落成发展中国家”负面教材的。世界上不仅有“中等收入陷阱”,也有“发达国家陷阱”。阿根廷就是“发达国家陷阱”的例证。

尽管麦当娜一曲“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阿根廷别为我哭泣)为贝隆夫人博得无数同情和赞誉,但贝隆主义却是阿根廷人哭泣的主因。贝隆主义主张大政府、中央计划、加强管制、支持工会、社会福利、排斥外国投资等。二战以后,阿根廷一直由贝隆主义政府执政,即便有政党更替,也只是贝隆主义程度的不同。

因此,阿根廷整整三代人都生活在高通胀中,实在是受够了。阿根廷人想要改变。许多人认为米莱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正如28岁的选民Ayrton Ortiz在米莱大选前的一次集会上所说的那样:“米莱是阿根廷需要的改变。”

尽管米莱反对女性堕胎,但有女性选民仍然选择支持米莱。一名女性选民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我们想要看到新面孔,我赌改变,我赌米莱。”

米莱是谁?其本色是什么?

米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从其身上的多个标签略知一二。

出生:1970年10月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母亲为家庭主妇,父亲为公交司机。

歌手:年轻时在翻唱乐队Everest 主唱,该乐队主要翻唱滚石乐队歌曲。

球员:在青少年时期和成年初期,他一直担任Chacarita Juniors 守门员,直到1989 年。

经济学科班生:米莱于1989进入Belgrano大学学习并获得经济学学位,之后在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所( Instituto de Desarrollo Económicoy Social,IDES) 和 Torcuato di Tella 大学获得两个硕士学位。

经济学家:米莱大学毕业后,出任多家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如Máxima AFJP、Estudio Broda、Corporación América ),阿根廷汇丰银行高级经济学家,以及B20成员、G20经济政策设计顾问、世界经济论坛成员、国家智库Fundación Acordar经济研究部门主管等。

电视网红:在进军政坛之前,米莱是电视网红。Ejes 2018 年排名显示,米莱是接受阿根廷电视采访最多的经济学家,总共接受了235次采访。

社交媒体大V:他于2015年注册个人推特,目前关注者高达160万。他还开设了自己的播客节目《拆解神话》(Demoliendo mitos)并担任主持人,在Youtube和Facebook上分别有32万和64万订阅者。

教授:在多所阿根廷和国外大学担任宏观经济学、增长经济学、微观经济学教授。

作家:他是宣扬自由、抨击通胀的多产作家,撰写了多本经济学著作。

BLFXrQHSVgKavZ3cLQVTMcA9fHURMB8vn0aacppC.

来源:Goodreads

最后才是政治家和阿根廷总统:2020 年米莱加入Avanza Libertad(自由前进),2021年他建立La Libertad Avanza (自由前进联盟)并成为联盟领导人,竞选成为阿根廷国家众议院议员。2023年经过两次选举成功当选阿根廷新总统。

这所有身份中,米莱的底色是什么呢?笔者觉得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正是好几代阿根廷人一直经历的通货膨胀启发的他去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经济学。

米莱曾在采访中表示,他是出于对1980年代的汇率暴跌和通货膨胀的兴趣,才决定成为一名经济学家的尤其是 18 岁那年(1989年)的恶性通货膨胀,那年他决定退出足球协会,正式投入经济学学习。后来他在Belgrano大学获得经济学学位,并在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所( Instituto de Desarrollo Económicoy Social,IDES) 和 Torcuato di Tella 大学获得两个硕士学位。

2013 年米莱阅读了著名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默里·罗斯巴德 (Murray Rothbard)的巨著《人、经济与国家》。从此,米莱才称呼自己为无政府资本主义者。

米莱本人还把知名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德索托(Jesús Huerta de Soto)教授作为自己的思想导师,德索托现为西班牙胡安卡洛斯国王大学教授。米莱多次公开表达对德索托的钦佩。米莱还曾是一本致敬德索托教授的文集的 52 名作者之一。 在米莱当选阿根廷总统后,德索托表示,“我们现在正在密切向他提供建议,特别是关于在美元化进程中建立 100% 准备金率的必要性。”

电锯、狗和“激进”主张

在米莱竞选阿根廷总统期间,路透、彭博、BBC等传统媒体打给米莱的标签是“极右”、“民粹”、“疯子”、“阿根廷川普”、“激进”等等。这些标签,显然是因为传统媒体对奥地利经济学派、自由意志主义缺乏了解。

”观念“造就人。要彻底了解一个人,最好的入口就是他信奉的观念。

让我们先来看看米莱的各项”激进“主张:

废除阿根廷央行、裁减政府部门(从20个消减至8个)、用美元代替阿根廷比索、废除劳动法和社会福利、指责凯恩斯主义为万恶之源、支持持枪权、支持身体自主权(器官买卖、卖淫合法化等)、反对堕胎权、反对女权和LGBT、冻结阿根廷与中国之间的关系(但尊重阿根廷与中国公司已签署的协议)、可以放弃马岛(1982年马岛战争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回击,阿根廷战败)、气候变暖是“社会主义骗局”等。

这些所谓“激进”主张听起来的确惊世骇俗,但对于自由意志主义、奥地利学派来说,却是司空见惯的。自由意志主义主张的是自由市场、小政府、自我负责、强健货币政策、100%储备、自愿交易、反对福利等。

其中“废除阿根廷央行、裁减政府部门、用美元代替阿根廷比索”三项是米莱的核心主张。

比如说米莱的“关闭央行”这一主张,就让笔者想起米塞斯在20世纪20年代的名场面时刻

20世纪20年代,一战后的奥地利像德国一样出现了恶性通货膨胀。奥地利政府束手无策,向20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求救。米塞斯请来访的官员午夜十二点在政府印刷厂会面,说到时自有锦囊妙计传授。12点在印刷厂前,米塞斯告诉他们:“听见隔壁印钞机不断滚动的声音了吗?关掉它们。”奥地利政府遵从米塞斯忠告,严控钞票增发,奥地利的恶性通胀也就随之结束,走出一条和德国不一样的道路

UWrXAS3f3brUWUgF7kzlUnpDbOiHnUrhUccO3XWs.

米莱与米塞斯“人的行动”西班牙版合影

不知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注定,笔者想起,米塞斯曾于1959年在阿根廷自由研究中心做过六次演讲,后来以“Economic Policy: Thoughts for Today and Tomorrow”结集出版。米塞斯当时曾表示,“希望几年后在阿根廷和其他国家支持自由观念的人数大大增加。”60余年后我们见证了米塞斯的期望成真。

米莱的第二项主张来自阿根廷20世纪90年代的实证。20世纪90年代的总统卡洛斯·梅内姆(Carlos Menem)制定的可兑换计划将比索与美元挂钩,彻底结束了恶性通货膨胀。可兑换计划于1991年4月1日启动,到1993年阿根廷成为世界上通货膨胀率最低的国家。米莱表示,希望货币自由竞争,全面改革金融体系。“最有可能的是阿根廷人直接选择美元。”

米莱本次选举的一个标志是“电锯”,就是他的第三项主张。他强烈要求削减政府部门。阿根廷选举期间,一些米莱的视频也在网上流传,视频中米莱撕下了写有他打算削减的政府部门名称的便利贴,并高喊着他的口号:“该死的自由万岁!”

vGhhxGxaP4sroLzSKpJmjsv5L3E0LbznpPXMEsjf.

阿根廷选民举着代表米莱两大竞选承诺的图标

上一节曾说,米莱的底色是一个自由意志主义经济学家。这也可以从他养的五条狗看出。

米莱养了五条狗,分别以Conan(施瓦辛格 80 年代初主演的电影“野蛮人柯南”主角)、Murry(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Murray Rothbard)、Milton(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Milton Friedman)、罗伯特和卢卡斯(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性预期学派经济学家Robert Lucas)命名。Murray Rothbard、Milton Friedman、Robert Lucas均为经济周期理论著名经济学家,经济周期理论研究的核心就是通货膨胀和央行。Murray Rothbard则是自由意志主义20世纪70-80年代复兴、开创无政府资本主义的旗手人物。

3C5qJO5vz4vxvys1T7NrZ8qmdSNNjz5c9bHmg7Uf.jpeg

米莱和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ism)旗帜“加兹登旗”(Gadsden flag)

米莱支持比特币

作为一个奥地利学派信徒,米莱“取消央行”的主张显然很好理解。他也会毋庸置疑地支持比特币。

他在多个公开场合宣扬“央行是骗局”“支持比特币”,尽管米莱尚未主张将比特币用作法定货币或将BTC作为国家储备资产。

他表示,中央银行是一个骗局,它是政客通过通货膨胀税欺骗善良人民的机制。央行的法币使政客通过通货膨胀税欺骗人民。而比特币是对中央银行骗局的自然反应,代表的是将货币归还给其最初创造者”私营部门“,比特币的算法决定了它在某一天达到一定数量之后不再增发。

米莱表示,在通货膨胀率较高的经济体中,骗局问题更为严重,这就是为什么他提议关闭中央银行的原因。

比特币会成为阿根廷法币吗?

虽然米莱在多个场合公开支持比特币,但阿根廷会像萨尔瓦多一样让比特币成为阿根廷法币吗?

萨尔瓦多之所以能在2021年通过“比特币法案”,成为第一个将比特币成为法币的国家,与其特殊国情有关。萨尔瓦多地处中美洲,离美国很近,国民长期以来依赖侨民美元外汇,经济美元化严重。

而从2001年1月1日起萨尔瓦多央行就已不再发行自己的货币科朗,但仍可继续流通,官方已默认美元作为法定货币的地位。这意味着,萨尔瓦多从2001年起就没有自己独立的货币体系。因此,2021年萨尔瓦多让比特币作为法币和美元并列使用,政治阻力很小,对萨尔瓦多经济的影响也很小。

和萨尔瓦多不同,阿根廷经济没有萨尔瓦多那样的美元基础。而且米莱虽然成功赢得阿根廷总统宝座,但他的政治基础很弱。其领导的自由前进联盟2021 年才成立,目前在阿根廷参议院 72 个席位中仅占有 8 个席位,在众议院 257 个席位中仅占有不到 40 个席位,在阿根廷 23 个省也没有属于自己政党的州长。

这意味着,即便基于米莱的理念,他强烈支持阿根廷版的“比特币法案”,在议会通过的阻力也会较大。

除非,米莱能够短期内取得较大的经济成就,获得较高的政治威望和舆论支持。

结语

但不管怎么样,阿根廷人民终究选择了自由意志主义者、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者米莱成为总统。

也许,阿根廷人民并不是多么支持米莱的“激进”主张,只是阿根廷人民在近百年的跌落史里受够了通货膨胀,受够了贝隆主义。也许,阿根廷人的心态就是:“已经跌到谷底,怎么走都是向上吧”。

因为,对普通百姓来说,只要过得可以,是不会在乎什么“自由意志主义”“无政府资本主义”“奥地利学派”的。

但米莱的当选,毕竟让自由意志主义、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广为流传。正如,比特币的出现让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广为传播。

但愿它们能在阿根廷落地生根并成为主流观念,阿根廷人民不再哭泣。

声明:本文为转发软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来源:转载。https://www.jinse.cn/blockchain/3667152.html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19 Second.